凯风网首页
文化悦读
嫦娥一开始并不叫“嫦娥” 本名为“恆娥”
来源:腾讯网文化     
时间: 2020年09月23日 16:31

嫦娥,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仙女,关于“嫦娥奔月”的故事致敬有众多版本。我们常听的一百个版本是因为她偷吃了丈夫后羿从西王母那求来的仙药,然后就飞进月宫了。

所以说,嫦娥就是中国的“月之女神”,现今更是家喻户晓的传说人物,连我国的月球探测器都以嫦娥来命名。

今天我们不聊关于嫦娥的传说,单说其姓名的由来。鲜为人知的是,在“嫦娥”这个名字之前,月宫仙子的本名为“恆娥”。

《鸿烈》一书是淮南王刘安召集门客所撰的一部奇书,这部书的研究价值堪比《山海经》,是古代志怪之作中的精品。许多神话故事都引用自这本书,因为,这部书是淮南王主持编撰的,所以,该书又被称作《淮南子》。《淮南子》中有这样一段关于恆娥的记载:

“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恆娥窃以奔月。”

东汉时期的学者高诱对此给出如下注解:

“恆娥,羿妻。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未及服之,恆娥盗食之,得仙,奔入月中,为月精也。”

《淮南子》记载的传说版本,就是现在广为人知的“嫦娥奔月”的故事的起源。一名叫羿(该部分并没有提及这位羿是不是射日的羿)的英雄寻访仙踪,在一番奇遇后得到了能让人长生不死的神药。没想到,他贪婪的妻子恆娥抢在丈夫前面偷吃了这枚来之不易的药,在月夜里飞升成仙。

那么,为何“恆娥”会演变成“嫦娥”呢?我们不妨从古文字的角度进行剖析。

首先,“恆”通“恒”,有长久且不变的意思。在古代“恆”这个字的写法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左“忄”右“亙”。从《说文》里的内容来考证,原本“恆”与“恒”并不是同一个字,一个是太阳永恒的象征,而另一个则是月亮永恒的象征。不过,在用于描述某种长久不变的事物时,这两个字是可以通用的,详见张自烈的《正字通》。正因为这两个字可以相互通用,因此,恆娥又可写作“恒娥”。

如果,我们使用拼音输入法输入“henge”,词库中会给出“姮娥”的写法。这种写法,始于南朝时期的《玉篇》:“姮,姮娥也”。由此可见,姮是为了嫦娥而出现的专属字。不过,虽然“姮”的写法始建于南朝,却并不能说明这是南朝人创造的字。毕竟,魏晋乃至南北朝并立时期时局混乱,许多文字典籍都已经失传了,所以,我们无从验证“姮”字的创始人究竟是何许人也。只不过,从《玉篇》中我们可以得证该字就是因嫦娥而出现的这一结论。

自南朝之后,“姮嫦”与“姮”便常见于描述月亮、桂树及嫦娥的文学作品中。

如五代时期的诗作《柳枝》:

“不是昔年攀桂树,岂能月里索姮娥?”

以及宋代词人晏几道的《鹧鸪天》:

“姮娥已有殷勤约,留著蟾宫第一枝。”

时至清朝,这种写法仍在沿用着,在蒲松龄先生的《聊斋志异》中,我们同样能见到“姮娥”这种写法。

那么,“嫦娥”这种写法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这就要讲到我国古代的“避讳”了。

在我国历史上,皇帝的姓名及一些特定的字眼是不可以出现在纸面上的,不论是写作还是言谈,都要绕过这些字眼,是为“避讳”。既然是“避”,那么,自然就要改字。恒山是我国五岳之一,然而,在司马迁撰写史记时,却只能将其写作“常山”,就是因为他要避讳汉文帝的名讳。

连恒山都要被迫改名,何况是民间传说里的神仙呢?

所以,“恒娥”被改成“嫦娥”自然在情理之中。到了唐朝时期,虽然“恒”字的避讳已不复存在,但人们已经习惯了“常娥”这种叫法。李商隐有一篇专写嫦娥的诗,其原文为: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常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由此可见,此“常娥”亦是一种写法。

至于“常”到“嫦”的演变,则与由“恒”到“姮”的演变差不多。嫦娥在神仙中的知名度比较高,所以,文学家大开脑洞,在女字旁的右边加上“常”字,于是,便出现了“嫦娥”这种写法。

不过,汉字博大精深,许多字眼完全可以达到一字多意的效果。不论是“恒”“姮”“嫦”还是“常”,嫦娥仙子显然并不需要这么多的代称。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不常用的写法逐渐被淘汰。时至今日,已鲜有人用“姮娥”一类的晦涩写法,而是普遍以“嫦娥”之名来称呼月宫仙子了。


(责任编辑:黄亦)
友情链接:
中国反邪教网 凯风网 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 北疆风韵 正风网 汾河网 大美黑龙江 海尚网 赣韵网 凯风河南网 黔风网 桂风网 洞庭云帆网 魅力成都 人间正道网 京都之声 正道青城 钱江潮 呼和浩特新闻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民网理论频道 新华理论 光明网理论频道 求是 国际在线 中央党校网 中国网 旗帜网 中国社会科学 中国日报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蒙ICP备160054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