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网首页
大国工匠
林火爆燃前10分钟,他带400余名扑火指战员安全撤离
来源:央视网      作者:戴萌萌 曹祯
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08:58

 

  张阔海在接受记者采访。

  “我出生在阿尔山天池脚下,记事起家门口有一条小河,水清见底,孩子们经常在河边嬉戏,玩累了就喝一口河里的水。后来人们开始往河里倒垃圾,砍伐周围的树木,树没了,人就走了。”

  儿时的场景深深烙印在张阔海的脑海中,从那时起,保护这片森林成了他矢志不渝的使命。

  83公里国境线,4838.6平方公里森林,现任内蒙古大兴安岭阿尔山林业局防火办主任的张阔海守护了34个年头。这里位置复杂、雷暴天气频繁,火焰是这里的劲敌。

  1985年,时任阿尔山林业局机修厂快扑队队长的张阔海潜心学习防火知识,在两年间迅速成长,能够独立带队扑灭森林火灾。1988年,他调离到林业局防火办,成为一名真正的扑火队员,他努力钻研扑火方法,不断在点烧实验中总结方法,积累经验,从此与“火”结缘。

 

  张阔海在火灾旧址作介绍,张阔海说烧毁的这些植被要至少三百年才能恢复。

  1998年5月13日,400多名扑火指战员驻守在小东沟山上,当时所驻扎山顶北侧2公里左右有条火线正在慢慢向南侧燃烧,在其他人毫无察觉的时候,张阔海听到山顶南侧看不到的地方有低沉的着火声音,他迅速分析,半小时之内的南侧可能有股看不到的火线要和北侧的火形成热对流,那时人员将全部被火线包围,必须马上撤离避险!当400余名扑火指战员刚撤到山下时,南北两股火线不到10分钟就形成爆燃,将大山吞没。

  “我的人生价值不是我参与过多少起森林救火,而是保护森林扑火队员的生命安全,他们在救火时可以流汗,但是我不想看到他们流血流泪。”张阔海说。

  今年6月,张阔海带领200多名队员上山灭火,起初,他没有让全部队员进山,而是带了两名经验丰富的队员先去接近火头,在离火头30米左右他观察到了火势的走向,下令采取以火攻火的战术,在着火点背面点烧,顺势向山上烧去,在山顶两股火势相遇,“嘭”的一声,大火成功扑灭。这时,张阔海才让战斗员们上山进行清理,不到一小时火场就清理完毕。

  “森林扑火队员是一个高危职业,每次做火情预案时我都会把自己编入火情侦察者的位置,我要用我多年的经验,用最小的代价减少对森林植被的危害。”始终第一个冲进火海似乎成了张阔海这么多年的习惯,但是他却时常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我最大的欣慰就是和森林火灾抗争这么多年,没有人员烧伤,也没有一场火灾燃烧到当天24点之后。”

  在张阔海口中,他常把“灭火”称作“打火”,他把火当成了敌人,防火在他心里是天大的事。

  每年的火情高发期也是张阔海最紧张的时候,每天凌晨3点,他都要求区域内11座瞭望塔上的瞭望员将当时的风向、天气状况、是否下雨等信息发给他。“现在我每天3点必定醒来,看一眼手机才能安心。”常年的“职业病”让张阔海很难睡一个好觉。这段时期的张阔海总是悬着一颗心,始终放心不下,有时候他甚至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日期,只知道到了太阳落山了,“因为我观察太阳落山时辐射大,容易引发火灾,太阳落山了才说明今天可能不会发生火情了,我才能稍微舒一口气。”

  每当哪里出现火情,张阔海都能及时分析出前后几天的风向、干旱程度、周围植被并作出迅速对策,这得益于他多年的经验积累。1998年的“5·13”大火后,张阔海深知天气对森林防火的重要性,那时的网络还不发达,电视直播信息又难以保存,于是就研究起了民间谚语,“星星眨眼,离雨不远”“久晴大雾必阴,久雨大雾必晴”……他将谚语和防火战术结合,创新了不少救火方法。

  “干一行就要干好干精。”这是父亲对他的教诲,也是张阔海常挂在嘴边的话。为了精益求精,张阔海从平时工作的每一个细节入手,为了缩短处理火情的出发时间,张阔海建议把灭火所需装备存放在机械车上;看到扑火队员在山上不能及时吃饭,他发明了“节能蒸箱”,可以同时解决上百名队员的吃饭问题;为了防止队员上山需要带的地图受雨淋,他用铁皮制作了“图桶”,既解决了地图怕折损的问题,背在身上也很轻便……

 

  张阔海的工作笔记和随身携带的地图。

  这些小发明虽不是什么技术难题,但却能真真切切帮助扑火队员。阿尔山林区地形特殊,常常因为雨水冲刷等原因,之前的道路不能再通行。为了保证发生火情时能及时了解情况,张阔海要亲自用脚步丈量这四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走遍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真正印证了“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就变成了路”,他习惯将工作时的心得体会整理起来,日复一日,现在工作笔记积累了近20本。

  与植被相伴、与蓝天同行的日子是张阔海的工作常态,这也让他熟悉阿尔山的一草一木,有次在踏查一片人工林时发现树叶顶端泛黄,便觉得树可能是“生病”了,他下山后马上报告工作人员,诊断后认为树感染了一种病毒并开始蔓延,如果不是及时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张阔海平时话虽不多,但是没少管“闲事”,只要是涉及危害森林利益的行为,他就眼里容不得沙子。早年间在林区,有些农场主为了一己私利,在脆弱的地表上扩大耕地面积,出现了“拱地头”现象,他多次劝说无效后就向有关部门反映,这种现象得到了制止,但他也和农场主结下了仇。事后,农场主带着刀具威胁他,他还是耐心劝说,给大家讲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

  “保护森林人人有责不是一句口号,大家都有责任为祖国的山清水秀出一份力,现在我们科室有三分之二的同事都戒烟成功了。”张阔海开心地说。

(责任编辑:张楠)
友情链接:
中国反邪教网 凯风网 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 北疆风韵 正风网 汾河网 大美黑龙江 海尚网 赣韵网 凯风河南网 黔风网 桂风网 洞庭云帆网 魅力成都 人间正道网 京都之声 正道青城 钱江潮 呼和浩特新闻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民网理论频道 新华理论 光明网理论频道 求是 国际在线 中央党校网 中国网 旗帜网 中国社会科学 中国日报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蒙ICP备160054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