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网首页
大国工匠
“华龙一号”总设计师邢继:一张蓝图 “硬核”逆袭
来源:央视网     
时间: 2019年09月27日 09:16

  八年了,日本福岛核泄漏的阴霾仍未散去。就在前几天,韩国媒体有消息称,约有128万吨福岛核污染海水疑似排入韩国海域……

  “核安全是没有国界的。”他一进来,采访间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白衬衫、西装裤、金丝眼镜、经典偏分……从上到下,邢继都透着知识分子的“严丝合缝”。

  “这个也能拍照?”似乎是意识到了大家的拘谨,他逮了个机会,指着记者手中的微型摄像机,打破了一屋子的沉默。“我对这些新科技都很感兴趣。”

   

  细嗅蔷薇,实则心有猛虎。作为中核集团华龙一号的总设计师,外表温文的邢继是一个相信“激情”的人。“坚守需要激情,有了激情才可以在最困难的关口,有挑战自我、持续向前的动力。”

  是龙就要腾飞

  “每攻克一个难关会欢呼吗?”

  “肯定会,但我想更自然的一个反应是,松了一口气。”

  邢继,今年55岁。从秦山核电站到大亚湾核电站再到岭澳核电站,他几乎参与了我国近30年间所有核电站的建设,但对“华龙一号”他尤其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三四十年中国核电发展历程非常坎坷,从一开始引进吸收消化国际先进技术,到逐步自主研发核心技术,两条腿走路特别不容易。”

  2009年,工期紧张,正在研发阶段的CP1000(“华龙一号”前身)在安全设计上不得不做一个抉择。是让步工程进度,采用单层安全壳,还是设计追求优先,采用双层安全壳?各路专家各执一词,争议很大。

  当年1月17日,在中核集团会议室,开了一场关于“华龙一号”的专题会,两个方案僵持了两个小时而未决。作为总设计师,邢继决定不再沉默。他从笔记本里抽出一张纸条,郑重其事地念给在场的所有人:“研发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技术是核电人三代人的梦想,我们自主设计的核电站应该在安全设计上有更高的目标,而且是一个能够点燃我们团队内心创新激情的目标,我们有信心去实现它……”

  言毕,现场静默数秒钟,然后报以热烈的掌声。

  采用双层安全壳——这就是邢继所说的、点燃创新激情的目标之一。此外,他和他的团队还创造性地提出了“177堆芯”“能动与非能动相结合的安全设计理念”等技术方案,一点点搭出了“华龙一号”的“骨架”。

  然而,谁又能体会,在这场决定“华龙一号”前途命运的会议前一晚,邢继是如何的彷徨与焦虑,如何的夜不能寐、食不甘味。小字条上的每一句都可谓呕心之语。

  “华龙一号”的英文名是HPR1000 。H是华龙的意思,PR是压水堆,1000是代表它的功力水平。

  “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象征,是龙就要腾飞,也寓意着中国通过自主创新实现发展,引领未来,这个是我们做强中国核电站的初心。”

  从0到1  自主为王

  “我理解的从0到1,首先就是中国实现了自主核能技术发展的一个突破。”

  一位参与国内引进核电项目的同仁曾向邢继感慨,在引进国际技术建设的工程上,需要两个月完成的工作,“华龙一号”用两天就可以解决。

  “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只有立足自主研发,才能真正掌握核电技术。”邢继表示,“华龙一号”是中国首个完整自主的百万、千万级的核电站。

  2015年5月7日,“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工程5号机组正式落地福建福清,打破国际上第三代核电站建设“首堆必拖”的魔咒,使我国成为继美国、法国、俄罗斯之后又一个具有独立自主的三代核电技术的国家。

  作为一名核电工程师,自1987年,从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核动力装置专业毕业,从事核电事业以来,中国核电追求“自主”的每一步,邢继都不曾错过——

  在我国首座引进国外技术和设备的大亚湾核电站,刚毕业的邢继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核电站;

  我国首座实现四个自主(自主设计、自主建造、自主管理、自主运营)的秦山二期核电站,邢继作为设总组织并参与确定重大设计方案;

  岭澳二期,我国实现了百万千万级核电站的自主设计,邢继担任总设计师;

  而我国第三代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机组“华龙一号”(ACP1000),邢继作为总设计师,主持完成了从顶层方案、总体设计、初步设计,到相关重要实验验证等型号研发工作。

  从CP1000到ACP1000,邢继不无自豪地表示,中国新一代核电技术瞄准的是“国际上最先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在安全和经济指标上瞄准的是国际上最先进的要求、最高的要求”。

  安全,需要假设

  “研发‘华龙一号’,主要的目标聚焦就是如何提高安全。”邢继表示,不夸张地说,基本上核电站一半的投资不是用来发电的,而是用来保证核电站运行安全的。

  核电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以“华龙一号”为例,所涉大的专业领域70多种,80多个构筑物,350多个系统,工程设计图纸10万张以上……一个微小的设计参数的变动,都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何让“发电的”不因断电而被“反噬”?这是八年前的福岛核泄漏事故给邢继们的启示。

  针对这个问题,邢继和他的团队开创性地运用了“能动与非能动相结合的安全设计理念”。如此,即便有一天“华龙一号”受到“排山倒海”的冲击,也能启动“自我防护模式”,实现正常运转,防止福岛核事故的重演。

  

  “核电站的研发需要假设,这种假设是核电站安全研究的一个重点。”

  抗震,就是其中之一。“咱们国家是一个地震多发的一个国家,所以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去研发,保证核电站能够经受更大的地震考验。”

  “华龙一号”设计的抗震等级是0.3G,即基本地震加速度值为重力加速度的0.3倍。面对这样的震级,在实验初期邢继心里是没底的,“现场非常震撼,那个地震幅度非常大,很担心我们的设备能不能经受的起。”

  “我们的设备”很争气,在规定的时间完成了所有的规定动作,其可靠性经受住了反反复复的检验。“地震,包括大飞机的撞击,都能够保证核电站的安全。”

  四个“一切” 仰望星空

  传说中,邢继是那个能一笔画出全部“华龙一号”设计图的人。

  “绘画和绘图有一定的相通之处。”这是一个被核电事业耽误的画家,从儿时起,邢继的绘画天赋就很突出,高考报志愿时,他的老师甚至极力推荐他报考艺术院校。

  “我选择了核电事业,就不能把个人爱好当做职业来做。但是做核电设计也需要很强的抽象思维,用图纸来描绘想象中未来电站的样子。”灵感、观察力、判断力、对事物形态的把握……工业和艺术的内在逻辑就这样润物无声地融入到邢继的生命中。

  “作为一个核电的工程师,我感觉需要有一些基本素质,或者说这个行业比较特殊的一种要求,都在核工业精神的里面。”邢继所说的核工业精神,即“四个一切”:事业高于一切、责任重于一切、严细融入一切、进取成就一切。

  “这样的一个庞大的工程,里面包含的技术问题太多了,所需要考虑的技术创新的领域也非常多。我常跟年轻的工程师讲,大家要多抬起头来,仰望星空,多去看一看,多去了解一下,关领域或者科技发展的一些前沿技术。”

  爱核电,爱绘画,爱运动,也爱新科技,兴趣广泛在邢继这里的定义是,一个工程师的职业要素。

  “比如现在我们大家都知道,未来信息化的达成,未来的大数据、智能化技术的发展,都会对核能技术的发展,对核安全技术的发展,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邢继特别提到了5G技术的发展。

  “5G技术应用,首先对老百姓的日常通讯需求产生直接的影响,但是通讯本身在核电站上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核电站上有各种各样的通讯系统,这些系统的数据采集、数据分析、数据传输等等,都跟未来快速高效的数据处理技术和传输技术密切相关。”

(责任编辑:张楠)
友情链接:
中国反邪教网 凯风网 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 北疆风韵 正风网 汾河网 大美黑龙江 海尚网 赣韵网 凯风河南网 黔风网 桂风网 洞庭云帆网 魅力成都 人间正道网 京都之声 正道青城 钱江潮 呼和浩特新闻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民网理论频道 新华理论 光明网理论频道 求是 国际在线 中央党校网 中国网 旗帜网 中国社会科学 中国日报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蒙ICP备160054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